新郎婚宴逃单遭曝光:已结婚生子且婚内多次出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18-06-04 10:22

  娃儿病愈后,李某川提出:自己要出国打工,小桃不同意。为此,两人还经常吵架。此后不久,李某川就离开了小桃,“走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

  此后,小桃极少能联系上李某川。这期间,两人没有见过一次面。李某川的父母联系上小桃,想看孙儿。虽然心有怨怒,小桃还是带着孩子一起来了,在九龙坡某民房内,小桃第一次见到了公婆。襄网

  小桃说,从谈朋友、结婚起,李某川就没有为两人的生活、人生奉献过什么,经济上还要她时常接济。连娃儿出生后的奶粉、尿不湿都是她一力承担,在父母的帮衬下,她才好不容易把娃儿拉扯大点。襄网news.xiangw.com

  不久前,李某川在微信上联系过小桃。微信截图显示:李某川对小桃说“老婆听到你的声音真好,但是我不知道对你说什么了,我回来了”。这次微信上的交谈,并没有促成两人见面,无疾而终,也是双方目前为止最近一次谈话。襄网xiangw.com

  5月初,一对新人在南山某农家乐办婚宴,竟然没给餐费就溜之大吉。“婚宴吃跑堂”的新闻在网上传播。此后,又曝出新郎新娘可能用的是假名,同事称新郎欠了他们钱等等。襄网

  这则新闻最火爆的时候,小桃和身边朋友都没有注意到。前不久,朋友无事看新闻时,翻到这条被主人的名字惊到,随即告知了小桃。刚开始,小桃也是不敢相信,确认了多方信息以后,她有几乎100%的把握:这就是李某川。襄网news.xiangw.com

  “名字,他有两个,李某川是证件上的名字,还有一个李某飞,是他对我们自称的名字。”此外,监控视频里的新郎面容、身高、戴眼镜等,都跟李某川一模一样。辅助信息,住在九龙坡,老家在乡下,曾耍过一个某区县的女友等要素,都与李某川的信息一致。襄网

  小桃说,自己对李某川“化成灰都认识”,没想到再得到他的消息,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襄网xiangw.com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通过农家乐,查询到了李某川的联系方式,不过,该号码始终无法接通。小桃提供李某川二爸和母亲此前的号码,其二爸的电话尚能接通。电话那头,李某川二爸确认了李某川的身份,是垫江人,“我与他们家关系交恶,已经很多年不来往了”。截至发稿,暂无更多李某川一家的回应。不过,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从垫江县人民法院的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名单中发现了李某川,他因为借了7万元钱,已被法院曝光。襄网news.xiangw.com

  6月1日下午,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辗转联系到李某川的债主欧先生。“这个人还欠我钱呢,我到法院去起诉了他,现今已经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了。”2015年起,欧先生先后借给李某川8万元钱,约定了相关月息。半年后,李某川本应还款,但实际只还了1万。在以后,欧先生想要联系他,却不怎么联系得上,甚至出现了长期不接电话的情况。襄网news.xiangw.com

  再后来,欧先生到垫江县人民法院进行了起诉,“我的所有凭证都有,借款、打款记录,而且还款1万还没凭证,我这个人耿直,向法院起诉也只要求了7万。”欧先生介绍,即使法院判决后,他还是给了李某川缓冲期。襄网

  去年过年后,缓冲期过了,欧先生正式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然而,李某川却消失了,但他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5月那次“婚宴吃跑堂”新闻发酵时,欧先生在外地,朋友将这信息告诉他,他还通过媒体曝光了此事。襄网xiangw.com

  “我自己遭受的打击、非议,我估计找他也要不来赔偿;但是,属于孩子的抚养义务、抚养费,我一定会争取到底!”小桃和这个男人生的孩子已经3岁多了,由外公外婆带着,她自己除了本职工作外,还兼职着两份工。襄网news.xiangw.com

  此外,小桃还听到传言,说这个李某川跟前女友也生下了一个娃儿。事到如今,小桃觉得,跟这个李某川的路也到尽头了,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到李某川,然后跟他离婚。她看过一些法律条文,觉得李某川已涉嫌重婚罪和遗弃罪,她表示将立即向法院提起诉讼,追究李某川的法律责任。襄网

  重庆辽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谭璐称,结合本案描述情况,李某川在刻意隐瞒已婚情况下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或登记结婚的(由于婚姻登记并未全国联网,从而导致重婚也能登记现象出现),已经涉嫌重婚犯罪。襄网

  至于李某某是否构成遗弃罪,我们认为有待商榷;结合司法实践经验,遗弃罪中的情节恶劣,必须达到严重程度:如因遗弃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的;被害人因被遗弃而生活无着,流离失所,沿街乞讨的;被害人因遗弃走投无路的;行为人屡经教育,拒绝改正而使被害人生活陷入危难境地等。襄网